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今天头条>正文

抗癌英雄陈哈林仙逝 系全国文联先进个人

2017-03-27 来源:怪奇网 作者:刘洪进 点击:

分享到:0

 官网讯(记者刘洪进)2017年3月26日晚上八时零3分,与癌症抗争了16年的湖北长阳原文联主席陈哈林,因病医治无效,在长阳县人民医院仙逝。时年54岁。

陈哈林,原名陈孝璋、陈林。1963年2月28日,陈哈林出生在湖北省五峰与长阳交界的一个叫汪洋庄的村子里。当过中学英语教员、长阳县信访办职员、长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长阳广播电台副台长、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联主席等,先后出版散文集《石板街的记忆》、《汪洋庄》、《冒气的故土》和诗集《草鞋上的非非》等。《汪洋庄》荣获“首届中华之魂优秀文学作品一等奖”。2013年6月,陈哈林被国家人社部、全国文联表彰为“全国文联系统先进个人”,人民网发表了以《与死亡赛跑的文艺人》为题的长篇通讯,详细报道了陈哈林的先进事迹。

附:《与死亡赛跑的文艺人》

——记全国文联系统先进个人、长阳文联主席陈哈林

癌症,对一个鲜活的人来说,意味着生命随时可能终结。

当癌症两次降临到陈哈林身上时,当家人为之痛哭朋友为之神伤的时刻,陈哈林却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坚强和淡定,他依旧笑谈人生,依旧饮马文艺,把文学当医生诗歌当药物,日日夜夜写作不缀,工作中治病,治病中工作,在创造生命奇迹的同时,他在文学创作和土家文化的发展上也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不仅成为一个敢与死亡赛跑勇攀事业高峰的基层文艺人,也成为全国文联系统学习的一面旗帜。

■行得正,坐得稳,做一个明辩事理的明白人

陈哈林用一首诗征服了一个农村少女的芳心,结婚时,身处贫穷农村的岳父没有钱置办嫁妆,只送了12把木椅给陈哈林,他岳父指着这些木椅说:“我女儿就交给你了,没有什么东西送你们,就这12把椅子,人一生,只有行得正,才能坐得稳!”

伴随着12把木椅嫁给陈哈林的不仅有美丽漂亮小他6岁的妻子李德兰,还有为人处事“行得正才能坐得稳”的嘱咐,从此,陈哈林总是把这句话记在心头,他以这个故事为题材,写成了《最后一把木椅》,获得2012年《散文选刊》年度散文二等奖,而这句话也伴随着陈哈林一生,成为他为人处事的行为准则。

1963年2月28日,陈哈林出生在湖北省五峰与长阳交界的一个叫汪洋庄的村子里。

陈哈林,原名陈孝璋、陈林。1988年,才24岁的陈哈林,因支气管扩张切除了左上肺,背上留下尺余长的刀痕,年纪轻轻就成了一个“残肺人”。

瘦小的身材,苍白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他出口笑话,提笔写诗,为人亲和,特别喜欢饭桌席间写趣诗,文学艺术界的朋友都亲切地称他“哈哥”。

参加工作后,陈哈林当过中学英语教员、长阳县信访办职员、长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长阳广播电台副台长,2003年任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联主席。

任文联主席后,陈哈林才发现,在经济高速发展,在一个商业化和市场化气息浓烈的社会环境里,文化事业和文化人几乎被边缘化,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文化的繁荣特别是基层文学艺术的发展就是一句空话。

2005年5月,陈哈林向时任长阳县委组织部长的王平昌提议,要像关心企业老板一样关心文化人,像呵护女人一样呵护文化人,像支持经济发展一样支持文化事业发展。

随后,陈哈林提出了文联“九个一工程”工作方案。他的建议得到了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九个一”被一件一件列入了县委书记、县长的议事日程。不久,长阳便发出了县主要领导每人联系一至二个文化人的通知,“九个一工程”让长阳文化人有了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长阳文联工作从此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他按照文联“联络、协调、服务”的工作方针开始布局,联络党政军民学,协调东西南北中,服务三教九流人。

抓学习、明方向、正行为。陈哈林不是纯理论而理论的学习,而是通过各种形式的笔会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用鲜活的内容寓教于乐。

在调查中,陈哈林发现有不少文艺工作者对当下的时政评头论足,一些不满言论常挂在嘴边,为让作家们了解社会真实情况,2007年,他发起组织了一次新闻、文学、信息、调研四合一的笔会,把县内30多名作家聚到一起,参观了火烧坪、榔坪、贺家坪等6个乡镇,对乡镇经济发展和民生进行了走访调查,作家们深刻地感受了底层社会生活和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明确了我们的笔应写什么,怎样写。为期一周的笔会,共采写各类新闻文学稿件100余篇,综合性的采风形式,不仅得到文学界认可,还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认同。

通过系列笔会活动,作家们学到了理论,交流了时政、提升了业务,使得土家长阳广大文艺工作者在思想上政治上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到上吃透上情,下吃透民生,把艺术家的思想统一在民族、祖国和人民的事业上,始终以人民的事业为己任。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春秋,把双百方针、三个贴近落实在行动上,使得长阳文艺队伍出现了积极向上、开拓创新、锐意进取的好局面。杂文作者林汇泉曾对火烧坪高山蔬菜的过度开发影响环境颇有微词,当他随着笔会队伍来到火烧坪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农民正在田间打生物梗、并在普遍使用农家肥有机肥和生物杀虫剂时,他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不下基层怎知百姓事儿呀?”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保护的田野调查中,在“山歌好比清江水”、“巴土恋歌”、张健清江系列挑战赛事的活动中,在“土家长阳”的脱贫致富的经济建设中,都活跃着长阳文艺人的身影,使得长阳这个贫困山区县有四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

“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中国赏石艺术之乡”、“中华诗词之乡”、“全国文化先进县”等荣誉的纷至踏来,“巴土恋歌”获得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和湖北省文化产业精品名牌一县一品建设特等奖。

陈哈林常常对文艺工作者说的一句话是,文艺工作者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不做糊涂虫!既要埋头拉车出成果,又要抬头看路认方向,所谓“站在高坡上,身穿红衣裳,伸手指方向”。

活跃经济,加点文艺,加点文化,景点涨价。文化文艺要为经济服务,不能为经济发展添堵和添乱。在陈哈林当文联主席的10余年间,长阳各种经济文化活动的串词,都少不得想到请陈哈林执笔,陈哈林不管多忙多累,上班还是住院,他从不推辞,分文不取,数年来,他为企业和文化活动写作的串词多达100多个。

在文联主席这个位置上,加之有新闻工作经历,陈哈林不仅成为一个知名的作家,也是一个成熟的新闻写手。有一次,几个商人找到陈哈林,愿出高价让他写一篇揭幕锰矿开发的文章,以阻止长阳矿业的开发。陈哈林经过了解,锰矿开发只要解决了污染问题,完全是一件富县富民的好项目,他断然拒绝了这篇文章的写作。

■写妙文,创精品,做一个多才多艺的文艺人

大量的阅读,让陈哈林从小就迷上了文学,并渴望有一天自己的文字也能变成铅字。1988年,25岁的陈哈林在《山花》杂志上发表处女作《天永师傅》,从此,陈哈林与文学结不了不解之缘。

陈哈林文学创作最大的特点是语言的返璞归真,并灵活生动地使用民间语言。他追求“语不惊人誓不罢休”;文章结构的不断创新,力求一篇一个样,追求“如果写一百篇文章,篇篇一个样,不如只写一篇”;文章充满故事性、趣味性和思辨性;同时具有较强的地域特色和土家民族特色。

陈哈林在《吊脚楼随想》中写道;“土家人离不开吊脚楼。正像他们离不开母亲、女人和白酒一样。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们总念着想着他们的吊脚楼。这是因为吊脚楼里总飞进飞出他们生命的颤音,那里是他们涌动生命激情的圣地,那里有他们生命的本根呼唤。”

他把土家最低层、最古老、最普通的百姓当着素材,写下了一篇篇让人发笑让人落泪的感人文字。

为联络文化人,与各界交朋友,陈哈林以诗为媒,用生动趣味的菜单诗,团结了一大批作家和诗人,他在席间写作的“菜单诗”就有300多篇。

2000年陈哈林出版散文集《石板街的记忆》、2008年出版散文集《汪洋庄》、2012年出版诗集《草鞋上的非非》和散文集《冒气的故土》。其中《石板街的记忆》是带有明显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的一本具有乡情乡音和乡风的一部作品;《汪洋庄》、《冒气的故土》是在实现转型期的作品,思想性艺术性明显增强。其作品多次获散文单项奖,2008年获得中国散文精英奖,2009年散文集《汪洋庄》,是以陈哈林故乡为背景,以儿时记忆为题材而创作的散文集,这本书获得了中国首届散文百花奖一等奖,入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奖骏马奖。

陈哈林认为,当文联主席不仅要当好作家,还要管好文联这个文艺工作者的大家。他向长阳县委提出的“九个一工程”,成为他工作的重点,当地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九个一”件件有着落:

一本机关刊物,他们主办的《土家族文学》,已成为土家文艺界的精神家园; 一个文艺扶持资金,即建立县级文艺扶持资金,重点扶持培养文艺拔尖人才和文艺新人,实现了一年一计划,一年一扶持; 一个文艺奖,即设立“彭秋潭文艺奖”,政府每年拿出10万元用于奖励文艺工作者; 一组笔会,即每年举办省内外文学刊物作者参与的大型笔会一次,他们举办女子文学笔会和文学培训班有声有色; 一群基地,他们在全县各地和清江风景区景点建立文艺创作生活基地,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办文学; 一套系列丛书,即以历史文化为内容的“巴土文化”丛书,以原创文学为内容的土家族文学原创丛书,以清江为内容的“清江美文”丛书; 一个文艺网站,即在湖北省政府门户网挂建一个以巴人故里,清江长阳为内容的清江文坛,让它成为所有土家族文艺工作者的工作平台和窗口,不断发现新人、出作品、出人才; 一个电视文艺窗口,与县电视台联合兴办文艺栏目,设置以文学为主体的“清江美文”栏目,设置以文史哲为主题内容的“土家讲坛”,设置以“民间文学”为主题内容的“长阳故事”。 一切行动听喊,哪个单位哪个企业需要文艺人出力,随叫随到,服务到位。

长阳文联的变化有目共睹: 《土家族文学》杂志连续两届十年被评为湖北省十佳优秀期刊。 长阳文联近几年被省市文联评为基层组织建设先进集体,文化产业精品名牌一县一品建设先进单位等。 长阳县人民政府设立了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文艺创作扶持资金和“彭秋潭文艺奖”,扶持资金每年10万元,“彭秋潭文艺奖”每三年30万元。 出版《巴土文化丛书》三辑30本,《土家族文学原创从书》两辑20本,还有以民族文化研究为主题的图书、画册、摄影作品近100余册,所编辑的《中国民间故事·长阳卷》夺得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 奖,目前着手编辑撰写的《中国民俗志·长阳卷》正在出版中。 各个门类的文艺创作基地10多个在乡镇相继建立起来,成为文联活跃在基层的生力军。 他们分别与华师、武大、三峡大学、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长阳成为这些大学的生活采风基地,大学成为提升当地文艺水平的坚强后盾。 清江文坛网挂上了省政府门户网站荆楚网,成为好多文学报刊的选稿基地,好多文学新人茁壮成长。 与长阳电视台联办的《清江美文》、《长阳故事》、《土家讲坛》办得如火如荼,尤其是《清江美文》栏目连续几年为湖北省广播电视总台评为县级台优秀栏目。

■爱家人,助学生,做一个心系社会的有情人

2005年3月,陈哈林约了几个朋友到他阔别多年的老家汪洋庄,美其名曰叫汪洋庄,难见一坑水,实为群峰之颠上一个环境十分险恶的自然村落,海拔1500多米。一路上,陈哈林把汪洋庄吹得天花乱坠。然而,引着朋友在村里走了一圈,见到的还是老百姓到数里外挑水,原有的片片树林也消失了,多情善感的陈哈林眼晴湿润了,一路无语。

“怎么还是这样穷啊!”陈哈林问父亲。父说:“公路不通,再过多少年还是一样穷。”

为修通家乡的公路,陈哈林利用人际关系,四处奔走,诉说老家苦难。经过数年努力,县乡拨出专款,家乡的公路眼看就要修到家门口。

2011年10月,陈哈林陪母亲到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而此时远在老家的奶奶也因摔坏股骨躺在床上不能自理,这时公路施工正紧。陈哈林于是和弟弟陈杰分工:说:“我回去照顾奶奶,你在宜昌照顾妈”。

陈哈林风雨兼程回到汪洋庄,看到瘫痪在床的奶奶,陈哈林禁不住泪如雨下,他一下跪到奶奶床前说:“奶奶,孙子不孝啊,回来迟了,让您受苦了!”

他迅速给奶奶洗衣弄饭喂药、喂猪砍猪草,挑水弄柴,农村长大的他,就这么轻车熟路地干起来了。在陈哈林回家照顾奶奶的那些日子里,边界公路就要在他的家乡合拢了,陈哈林不知有多高兴。那些天,他天天要跑到公路建设现场和民工们一起挖挖土,和他们一起拉家常说乡情,干得不知有多带劲儿。

公路合拢那天,陈哈林跑到村头商店买来烟和酒和几十斤肉,请了几个嫂子媳妇在家里做起饭来,这天,他在家里一气摆了五桌,当公路连通的当晚,他和那些民工们都醉了个底朝天。半夜,他突然被猪的吼叫惊醒,哈哈,陈哈林这时才记起忘记喂猪了。猪吵得奶奶睡不好,陈哈林迅速起床来到猪栏,亮灯的一擦啦,哈林突然点子一闪,他一边说“猪儿呀,委屈你们了,”一边给猪们上草料,并且提来一壶老烧酒,每个猪盆里倒上几杯酒,猪们欢快的进餐了,最先醉倒的是那头400多斤的大猪,其次倒下的是100多斤的小猪,只有那位200多斤的还在尽兴的进食,于是陈哈林又给它加了一杯酒,一会儿后,这家伙也静静入睡,第二天早上,哈林睡得香,猪们也如此,老奶奶没有听见猪的叫声,大发感叹:“我孙子比他妈会喂猪!”

长阳有个英子姐姐助学团队,陈哈林听说也加入了这个团队。其实,早在二十多年前、十多年前,哈林就在默默地做过一些资助学生的事儿。那个时候他是老师,见到学生因生活无着落辍学就心里发酸。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陈哈林的薪水仅有50多元,但他每个月都要拿出25元左右的费用贴补困难学生,他曾经连续支持五个贫寒学生读书,每月给他们五元的生活费,使得他们得以为继,考上了大学。那些学生,至今也只知道这钱是一些好心的伯伯叔叔舅舅姨妈寄的,到头来谁也不知道是哈林在做着善事儿。

1997年深秋的一天,时任长阳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的陈哈林,去采访广州军区军旅作家张世黎将军身前援建的的资丘凉水寺希望小学和张将军对口资助的学生,在田间,他见到了这样一幕: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女孩在打猪草,见来了,女孩把手指放进嘴里。陈哈林一把抓过女孩的手,见小手伤痕累累,一个伤口还在流血。“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子”“几岁了?”“9岁”,为什不上学?”“没有学费”。陈哈林心里一颤,将女孩抱起,送到她家里,这才知道,李子的母亲得了肝病,常年吃药,父亲也得了一种怪病,不能劳动。陈哈林问:“你想继续读书吗?”,小李子眼泪汪汪地点点头。“你好好学习,有叔叔呢。”那年,陈哈林35岁,他决定收李子为女儿,资助她完成学业。李子很争气,她一边操理家务,一边在校读书,年年都是班级第一名,哈林用他的稿费为李子缴学费。

李子14岁那年寒假,李子专门乘车来到县城,找到了陈哈林,进门叫了一声:“叔叔”,就哭了起,手里还提着一只猪蹄子。

就在第二年春天,陈哈林患癌症住进了医院,但他还挂记着李子。正在这时,他的好朋友、县人武部部长李煜林来医院看望哈林,陈哈林把李子的事讲给李煜林听,李煜林当即说:“这个事儿就交给我吧,你放心养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三年后,李子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

陈哈林爱朋友、爱家庭、爱女儿。他教育子女也有他的独到的方法,在他的女儿进入青春期的前前后后,他相继给女儿写了以《我的梦梦虫》为题的二十多篇文章。

他在文中写道:“如果把人生分为四季的话,可以用四个20年来计算,即人从生下来到20岁间,可以说是春季,在春季我想是人的成长期,即一种生命和学习的积累期,首先是生命的成长和积累期,这期间有幼儿的无忧无虑,有童年的欢笑和花衣,有步入少年的如奇和困扰,有青春期的困惑与烦恼,但我的女儿和儿子,不要怕,这都是自然现象,要自然而勇敢的面对生命成长过程中的每一变化,也就是说在你们的十二岁,你们在心理和生理上就会遇到一些新问题,比如说男孩和女孩在这样的时候开始出现性别的变化,即彼此表现了第二性征的差异,如男孩的声音开始变得粗混,小嘴也开始出现胡须,女孩子有了小乳房,甚至有的来了初潮,男孩女孩在这时期开始有了羞涩感,女孩想和男孩说话,男孩也想让自己在女孩面前有味道,互相间有了些好奇心,我的孩子们,这便是我要向你们祝福的,你们正在成长的一个重要时期,面临发育了,这个时候,你不要害羞,一定要有健康的心态,要和爸爸妈妈交换,有好多小朋友可能有害怕和神秘的感觉,总害怕大人们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我的小宝贝们,你们可能有早恋意识出现,但这不要紧,因为它是成长中出现的正常反映,但要记住绝不是你们小小意念中和在书本、影视等多媒体上所感受到了爱,正像春天桃李、杏等自然的开花一样,它是一种自然的现象,千万不要走入误区,你们在这个阶段,还像自然界刚出土的小苗苗一样,需要的是阳光雨露淋浴下的生长,切莫因生理现象让你们头昏眼花而去做一些不属于春季的跨季节的事儿。在你们生命的春天,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享受阳光雨露,只有这样到了夏季才有你们青春生命的爱的收获,在人生命的夏季,你们才能享受到爱情的甜美。身体的积累,即成长,这期间可得小心呵护啊,千万别超前,这季节赶不得的,好好地按自然规律才会健康成长,否则你们只会给自己引来万千的烦恼的,会使小小的你们不能自拔。”

陈哈林想,不仅自己的女儿面临青春发育时困惑,全社会的儿童少年都面临同样的困惑,他把《我的梦梦虫》发到网上,希望更多的小朋友阅读。一天深夜,宜昌城区一个女子打电话给哈林,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里哭起来,她泣不成声的说:“哈哥,看了《我的梦梦虫》,让我好感动,我咋没有摊上你这样一个好爸爸呢!”陈哈林费了几个小时才安慰好这位女子,妻子一旁醒了,她不仅没有吃醋,还笑着说看来你的教育子女的办法可行。

■战病魔,争先进,做一个勇于进取的舍命人

2001年初的一天,时任长阳电视台副台长的陈哈林,正与同事们扛着摄像机,陪同湖北电视台在一处田间一边拍摄三个代表学教专题片。突然间,来自腰间的一股巨大疼痛,撕裂般袭击了陈哈林。疼痛凶猛异常,使他不得不中止正在进行的工作。

“哎呀,我的腰好痛?”

同事们围过来,只见陈哈林一只手捂着腰,脸膛憋得红紫。疼痛也堵塞了他的语言。而且,疼痛还在咬牙切齿地继续向下漫延,一点点走进意识的深处。

“要不要紧?”同事们把他扶到坎边坐下,关切地问。

“不要紧。”哈林说,“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

“如果不行,不要硬扛,我们把你送到医院。”

“不用。歇歇就好了。”

38岁的陈哈林怎么也没想到,死神已经在敲着他的生命之门,他还以为只是一种平常的疼痛,或许是劳累所致。歇过一阵,疼痛稍微减轻了。他又一挥手说:“搞,我们又接着搞。”

同事们见到生龙活虎的哈林又再次出现,便也放心了。重新投入工作。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疼痛就是紧紧地咬住哈哥了。它常常在不经意间出现,也不管哈哥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快乐里,它就是冷不丁地打断他,让他怎么也不能忽略它的存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心肠越来越狠,频率越来越高,以致使哈哥无法入睡,身体也日渐消瘦下来。而且哈哥发现,他的双腿也开始浮肿。直到这个时候,哈哥才下定决心,走进长阳县人民医院。

经检查,所有疼痛都是腹腔内的肿瘤作怪。

走出医院,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妻子李德兰。正在讲台上的李德兰得到这个消息,也一下子傻了,从学校火速赶回,陪着哈林到宜昌市肿瘤医院进行复查。复查的结果也依旧是腹膜后脂肪肉瘤,必须尽快手术。

38岁的年龄,正是人生正走向成熟的年景,女儿还在读小学,爱妻还在自学考试,而他自己还有许多人生抱负没有实现……

住进宜昌市肿瘤医院,主刀医生对陈哈林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这种脂肪肉瘤本来危害不大,但现在的问题是肿瘤已经有了篮球那么大,压迫了其他的器官,手术有相当的难度,很可能手术后醒不过来。”

“没关系,我做好了思想准备。”陈哈林恢复了他惯有的幽默与快乐。

然而,当哈哥一个人面对孤寂的时候,难于割舍的亲情、未尽的事业、铺展在天地间的友情、无数的创作提纲与灵感,均牵出了他澎湃而复杂的情感。他的情感也熬到了最浓最纯的状态。他最担心的是他的父母无法承受失子的精神压力:7个月前,他的二弟因车祸身亡,父母一夜之间变得苍老,他怕自己再次上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境,父母会无法承受。

手术的前夜,当爱妻李德兰因疲惫在床边睡去之后,陈哈林提笔分别给爱妻李德兰、女儿陈友蓝天和慈父陈滋松写下了三封遗书。写着写着,泪水模糊了双眼。

“阿兰,你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一定要把学业完成……”

“女儿,如果爸爸不能陪伴你的成长,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好好读书,不当书虫,要当书的主人,要生活得不受人欺负……”

“老爹老娘,如果儿子这次醒不过来,请不要埋怨儿子没有尽孝……”

他把遗书悄悄交给弟弟陈杰,“你把遗书收好,如果我醒不来,这一家人就指望你了!”弟弟接过遗书,兄弟俩紧紧抱在一起,在病房哭了起来。

面对如此坚强、乐观的生命,死神也望而却步了。

手术后的第二天上午,陈哈林终于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

“活着!活着!”妻子的喜泪夺眶而出。

听到消息的护士和医生也赶了过来。“手术非常成功。”医生说,“从你的腹腔里取出了一个重达七斤九两重的脂肪肉瘤。”

在病床上,陈哈林又开始了创作,同时住院的21个人,出院时只剩下2个,陈哈林就是幸存者之一。在病房,他为龙舟坪中心学校写下了近10万字的《校园文化建设方案》;写了《剪个豁豁让春风吹进来》等著名诗篇。

在死亡线上走了一次,陈哈林更加珍惜生命,更加忘情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然而,命运却依旧与哈哥开起了玩笑。十一年后,也即2012年6月,陈哈林突然感受身体不适,而且双腿上的浮肿再次出现。抗癌十一年,他顺利地渡过了危险的八年期,而且其间曾参加过上海的抗癌交流大会,一家健康类报纸还赠送给他“抗癌英雄”的称号。

如今,在原先手术的地方,脂肪肉瘤又复发了。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的哈林没再惊慌。因为他知道死神是个胆小鬼,它在坚强面前只能夹着尾巴逃逸。陈哈林拿出手机拔通了十年前的主管医生顾昱的电话,平静地告诉了他现在的现状。时任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顾昱说:“还得做手术。”2012年7月3日,陈哈林再次住进了宜昌市肿瘤医院,11日上午被推进了手术室。

医生告诉他:“因为肿瘤压迫了和粘连了其他器官,大便有可能改道造瘘。”哈林坦然地说:“一切接受命运安排。”

手术后,哈哥于12日凌晨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首先见到的,依旧是妻子那消瘦而忧愁的脸膛:“我还在手术吗?”

“没有。现在是第二天了……”话还没说完,妻子泪水就穿线地流下来。

“这么说我没死?”

“没有。”爱妻李德兰摸了把泪说,“手术很成功,大便也没有改道。”刹那间,一种无以言说的兴奋与激动又从他的内心里弥漫上来。开心的笑容再次在他脸上绽放。

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陈哈林的创作跃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住院期间,他策划了《土家十碗八扣实施方案》,并为十碗八扣作诗10余首。编辑了第二套《土家族文学原创丛书》(第二辑);他在病床上写的散文《外婆、廊桥》等三篇作品,获得首届中国散文诗歌神洲行三等奖,并被组委会授予神洲优秀作家称号。

2013年6月30日,战胜死神和病魔的陈哈林,站在了北京中国文联第九届全委会暨全国文联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的发言席上,陈哈林被评为全国文联系统先进个人,并作为唯一的代表在大会发言。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对陈哈林的先进事迹给予了充分肯定。

2013年7月3日,湖北省文联发出了《开展向陈哈林同志学习的通知》,号召全省文艺家和广大文艺工作者以陈哈林为榜样,学习他热爱文艺事业、投身文艺工作的理想信念,学习他扎根基层、爱岗敬业的职业操守;学习他心系文艺、服务大局、追求卓越的进取精神;学习他昂扬乐观、舍生忘死的高尚情怀。

(后记:大医院医生曾告诉陈哈林,你还有6个月时间。然而,3年多过去了,抗癌英雄陈哈林,用顽强的意志和乐观的精神,再次战胜死神。在病床上,他坚持每天一首微信诗,出院后,仍坚持写作微信诗。2016年4月18日,陈哈林手术后第一次登山,坚走完清江方山8000多米绝壁栈道,并在途中创作微信诗,发达在朋友圈。至此,陈哈林已创作微信诗1029篇,许多微信诗,相继发达在各大报刊、网络媒体上。与死亡赛跑,陈哈林还在进行时。)

作者系怪奇公社传媒达人●刘洪进

(原载人民网、凤凰网、搜狐网、荆楚网、中国民族宗教网等)

本站信息资源均来自网友自发及网上搜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将立即删除
主管单位:湖北金猪传媒有限公司 鄂ICP备0900134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69178405-0
在线咨询:QQ648838488 举报邮箱:sx8685888@vip.com